瘫痪前夫以死相逼离婚 妻子带他改嫁继续照顾(图)

发布日期:2019-05-24 14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丈夫高位截瘫,儿子年幼,公婆相继去世,风雨飘摇的家庭摆在眼前,汪金玲一个人承担起了家庭的全部重担。丈夫不想连累她,用自杀逼她离婚,然而她依旧不离不弃,决定带着前夫一起改嫁;而现任丈夫从一开始就顶着巨大的非议支持她,和她一同照顾着前夫。在河南南阳这个特殊的“一妻两夫”家庭里,汪金玲、刘万继、郭宏建,三名普通的农村人,用最淳朴的方式展现了他们对爱、对责任的坚守。

  今年40岁的汪金玲是河南南阳唐河县马振抚乡关地村村民。12年前,汪金玲与丈夫郭宏建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,不满一岁的儿子更是让这个家庭倍加温馨。为了补贴家用,农闲时,郭宏建经常到陕西煤窑打工。然而,2001年的秋天,煤窑突然塌方,郭宏建被埋在窑内。最终郭宏建以高位截瘫为代价,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。

  家里原本的顶梁柱一下子倒下了,看着年幼的儿子,汪金玲依然满怀希望。平日里,汪金玲在家抱着年幼的儿子,照看大小便失禁的丈夫,公公婆婆则到田里负责家里的农活,一家人勉勉强强过着日子。然而,在郭宏建出事后不满一年,汪金玲的婆婆生病离世;随即第二年,公公也遭遇事故去世。家里的农活没有人干了,汪金玲面对这个多次受创的家庭,不得不独自撑起所有重担。

  关地村因地势原因,大部分农田无法机耕,农活全部依靠精壮劳力。夏天,汪金玲一个人要插3亩多秧苗,秋收时再一个人把1万多斤水稻挑回家。农忙时,她只能在中午12点多匆匆回家为丈夫做好饭,自己吃上几口便又回到农田。她一个人承担起家里全部的农活,每天早出晚归,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。

  谈起那段时间,汪金玲叹气道:“只有我一个人,什么都做,实在太辛苦了。”有一年插秧时,汪金玲的手指被地里掩藏着的石头、玻璃割破。为了能及时插上秧苗,虽然右手食指严重受伤流脓,她却坚持在水田里做了一个星期的农活,直到把秧苗全部插好。受伤的手指因长时间在水里浸泡难以痊愈,秧苗是插好了,但手指的伤口愈合后,却再也没有知觉。

  比起插秧,麦收更让汪金玲感到特别无助,运载沉甸甸的麦子成了一个重大难题。香港管家婆正版玄机图 百度论坛“麦子太重了,我一个女人没有足够的体力搬运。麦子担在身上,脚一下子就陷到田里面去了,寸步难行。”汪金玲告诉记者。有一年麦收时的场景更让汪金玲难以忘怀,她刚把田里的麦子割完,天空突然乌云密布。看着别人一家人齐上阵,迅速将麦子运到场内垛起来,她却只能看着自家的麦子全被淋湿在地上。汪金玲说:“我一个人做不来,又累又气,感觉很无助。”

  躺在床上的郭宏建,看着妻子如此劳累,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,心里很是着急。他多次劝说汪金玲不要管他,找个好人嫁了,汪金玲却一直坚持陪伴在丈夫身边。虽然繁重的农活让汪金玲特别无助,她自己心里也清楚,一个农村家庭没有个男人自己难以扛起,但她难以放弃丈夫:“我能狠下心来不管他吗?郭宏建以前还有他父母照顾他,现在他就只能依靠我。我不能扔下他不管,有我在,郭宏建也不用受罪。”

  汪金玲的坚持让郭宏建更加心疼,看着自己瘫痪的身躯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中渐渐萎缩,万不得已,他想到了一个极端的狠招——以死相逼。郭宏建以腿疼得无法入睡为由,天天让汪金玲给他买安眠药。一天两片,在被褥底下藏了差不多200片后,他一口气把安眠药吞了下去。死神没有收留郭宏建,在昏睡了3天后,他又醒了过来。

  当时,他为什么会下如此大的狠心?郭宏建对记者说:“我死了就一了百了了,她也不用受罪。”在郭宏建昏睡的3天里,质朴的汪金玲虽然心里很着急却没有怀疑,以为丈夫只是简单的昏睡。在丈夫苏醒后,得知实际情况,汪金玲大为震惊。汪金玲说:“我心里很不好受,我跟他说,你这是做什么傻事,日子还很长。只要有我一口饭吃,他也有饭吃。”

  虽然汪金玲不愿意抛下丈夫不管,但自己是一个女人,实在难以扛起家里的重担,日常生活难以维持。迫于生活压力与丈夫的坚持,汪金玲最终同意与郭宏建离婚,但有一个条件,离婚后仍要带着郭宏建一起生活。2008年,这对相濡以沫7年的苦命夫妻结束了婚姻关系。

  经人介绍,汪金玲找到了同村的刘万继,见了几次面后,汪金玲跟刘万继坦言:“我要嫁给你可以,但是我要带着郭宏建与儿子一起嫁。你要是接受了我就嫁,不接受就算了。”老实巴交的刘万继想了想,便答应了。“汪金玲提出这样的要求,我心里也有犹豫过。但我想成个家,汪金玲人很好又老实,一个人不容易,也想帮助她。”刘万继对记者说。

  组建这个特殊的家庭,刘万继遭到了诸多非议,被许多人劝阻。他的决定不但父母反对,也不被同村人所理解:“村上很多人都打岔,他们说,我娶了这个老婆,还带着瘫痪的男人和孩子,负担太大了。”

  顶着村里人的非议,刘万继与汪金玲走到了一起。“一开始我父母反对,不同意我这么做,我就劝他们,后来他们在我们结婚前慢慢地就想通了。”刘万继说。那段时间,汪金玲带着前夫改嫁的事情成为了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但两个人并没有多加理会。

  农忙时,汪金玲与刘万继住到郭宏建家,汪金玲在家带小孩,照顾郭宏建;刘万继到田里犁地耙地,完成农活。农闲时,刘万继外出打工,挣钱补贴家用;汪金玲则搬到刘万继家,带着小孩照顾年迈的公公婆婆,一天三顿给郭宏建送饭,不时请村医给郭宏建看病。

  再婚后的生活虽然依旧艰苦,但两人相处融洽,已经有了一个五岁的女儿和不满一周岁的儿子。刘万继笑着告诉记者:“现在的日子虽然比较苦,但是我们只要不吵架、合得来,过得还行,也就可以了。”汪金玲与前夫的儿子也上了初中,汪金玲说:“孩子特别懂事,农忙的时候就帮忙照顾弟弟妹妹,把刘万继当亲生父亲对待,一家人的关系很好。”

  汪金玲为家里的辛苦努力,公公婆婆看在眼里,也慢慢接纳了这个媳妇,本港开奖直播现场,彼此之间相处融洽。郭宏建的身体有了好转,看着汪金玲有人照顾,他也放心下来:“有人帮忙干活,她也比较轻松了。”

  郭宏建期盼有一台电动轮椅,让自己行动比较便利,也能够挪到屋外看看风景。郭宏建的愿望也成了刘万继挣钱的动力,今年秋收结束不久,刘万继就前往北京打工。让人始料未及的是,他刚到北京的第三天,就不慎从建筑工架上掉落下来,两个脚后跟着地,双脚严重骨折。在北京做完手术后,刘万继回家休养至今,仍无法下地。

  家里的重任又全落到了汪金玲的肩上。“我现在要照顾两个老人、两个大人、三个小孩,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我来照顾,就我一个人在干活,特别辛苦。还好不是在农忙的时候,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。特别希望刘万继能早点好起来,一起来分担一些。”汪金玲心里担忧,“听刘万继说,他在的北京那个建筑工地不太规范,前面已经有3个人从工架上掉下来了。现在受伤回来,什么都不能做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。”

  受大旱影响,刘万继家里种的玉米今年全部绝收,原本能有几千元的收成打了水漂。刘万继受伤后,补贴家用的工资也没有了,这让原本拮据的家里经济更加紧张。夫妻俩都非常期盼刘万继的脚能快点好起来,刘万继说:“现在家里都是在花钱,要早点好起来才能挣钱。过年后脚应该就好了,然后就出去继续打工。”

  在三个孩子身上,刘万继寄托了厚重的希望。他充满笑意地说:“希望娃儿们能早点长大,有出息。总是要往好的方面想,娃儿能读书就读书,不能读书就帮忙挣钱,这样家里的日子就会比较好过,我们也可以轻松一点。”

  今年十月,汪金玲的事迹被媒体报道后,大量媒体都开始关注这个特殊的家庭。“那段时间来采访的记者不少,三天两头的就有记者过来。”汪金玲说,媒体的关注让她难以适从,记者频繁的到访常常让本来繁忙的她无法做完手中的活儿。

  这次采访中,记者曾多次致电汪金玲,皆因她正在忙碌无法进行采访。但善良的汪金玲却不会拒绝记者:“他们(记者)都是大老远地过来,也很辛苦。前些天北京的电视台打电话来,说让我们去那边参加节目,但是现在实在是不方便去。”最后汪金玲还善意提醒记者如果再打电话,在早上十点打,因为那个时间段她比较空闲。

  近日,汪金玲、刘万继、郭宏建被评为2013年“感动中国”十大人物的候选人。当记者向她提起此事时,汪金玲表示自己并不知情,对这个奖项不了解,也没有重视。

  在她看来,受不受关注、能不能评上奖都不重要;在她心里的头等大事,是无论发生什么,都要尽心照顾好家里的祖孙三代、每一个人。这种最淳朴、最简单的善意,带给人们的却是无限的温暖。

  今年7月似乎出现一丝转机,前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暗示,美方有可能和斯诺登达成认罪协议,允许其回国。但现任司法部长发言人随即否认这种可能,她称司法部不会软化对斯诺登态度,将其带回美国、接受指控的立场没改变。

  斯诺登介绍,即使智能手机处于关机状态,监控者也可通过“蓝精灵组件”远程开启手机,随意调取其中的数据并实施监听。

  专案民警辗转北京、深圳、成都、杭州等地展开深入调查,诈骗团伙骨干人员、办公地址和落脚点逐一浮出水面。

  “我们的根扎在劳动人民之中。”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总书记在多个场合、多次提及劳动和劳动者。他崇敬劳模,也热爱劳动。光阴荏苒,从梁家河一个大队知青,到成为一个泱泱大国的最高领导人,习始终保持劳动本色,一直尊重劳动、关心劳动者。